waveqiqi

TO BE DELICATE.

一袭黑夜

      夜晚,地板很凉。

      穿睡衣,躺在地板凉席上,大字,张开双手、双脚。

      用力呼吸,好像有哭泣的声音,在心底。

      回家,第三十天。挂掉电话,在妈妈嚷嚷声中。她嘟嘟囔囔的,躺下了。回家第一天,第件事是,赖在她的大床上不走了,然后撒撒娇说,我很累,不想收拾房间了,一睡,一个暑假。

      那天,回一中,雨水打在脸上有种释然的痛快,哥和我从高一到高三的课室都坐了一遍,课室的黑板,我们开始比赛画画写字,我写下,恍然的疼痛。哥问我,何解?答,这是我这个假期的诠释。

      打开微博,菲菲说她离开青岛去泰山看日出。字眼很轻,却刺痛我的眼睛。

      当我拖着行李离开那趟火车坚持不肯跟回山东那人换票只为了那么一张回忆的火车票,那人白了我一眼,有钱都不要。南昌,还没来得及驻足,就在火车站台拼了命的寻找回广州的火车。火车上那几个陪我们聊天的东北小伙子帮我搬下行李,告诉我,小姑娘,努力。

      拖着行李,又晃荡回广州。没有忧伤,没有表情。少俊说,会后悔吗老家伙?但最后的选择就是最初的想法。杰民说得对,我只是想逃避,不是想清醒。

       可是还是没有逃避不是吗?我听话的按照父母的意思在广州找工作,没找到回家第二天没睡醒被拉去小厂里做一天只有20块的手工活我不是也没抱怨吗?我唯一抗议的是我坚持只做二十天。然后就是在二十天与三十天这个问题上我们争论了一晚,我怄气跑出去,深夜回来,第二天我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吃饭、工作。

       跑出去那一晚,见了旭升,我难过到不知道怎么办。他带我兜风,在劝我回家别任性离别的路口,他搂了我一下。然后,拼命的说对不起。我轻轻笑,没关系,我们只是朋友间的拥抱

       然后,我们的故事不受我控制似的发展,哥的极力怂恿,姐妹的家长见面分析会,他那么认真的每一句话每种付出,触动我的心弦。可是,我说,我对爱很抗拒,也已经不懂怎样去爱一个人。

      前晚,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月亮很圆,我突然很清醒的知道,什么是感动,什么是爱。杰民说,你最后会接受他,因为你很闷,想解闷。我无语。没有辩驳。哥说,我不是想你谈恋爱,是希望你有人疼,而我觉得他很认真。

      今天看爱情公寓,展博与宛瑜分手,理由是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即便相爱,但是不是自私的陪伴。突然想到,我想要的,就是自由与居无定所的漂泊流浪。可是,我还是遇上过日子的人。也许他会陪你去疯,但不是真正的志同道合。

       燕敏说你不懂照顾自己任性到需要别人呵护。旭升问我答案,我说没有。简单明了。只是在一日一日习惯一天三通电话。我想试试,习惯被爱,在这段时间。但是我要的不是被爱比爱深,而是懂得付出与关心的爱情。如果,等待能通过时光机检验的话。

      好久好久,不敢去伤害任何人。离家前一天,为了弟弟复读还是上大学又跟母亲吵一架。我们都是那么要强的人。不轻易让步。那晚躺在父亲身边,他说,你妈妈又吐血了,你不该这么任性。突然的,疼痛。

      那天烧烤档,虫虫老师告诉我,你母亲不仅仅是更年期这么简单,她已经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有可能心理不正常。你的父亲会很辛苦,你也要努力,改变。走在十字路口,往前、往后、往左、往右,拿出手机,按开通讯录。按下哥的号码,然后按掉,说好的不依赖不是吗?

     记得,七月初那天5:00,收到母亲发来的短信,说,好好照顾自己,存折放在桌子底,你和弟弟好好生活,妈妈累了。。。我发了疯似的打电话,找人,去火车站,后来小姨说妈妈没事。于是拉着俊伟说我们走。他们说回家看看好吗?我说好,但不是现在。

      生活还是没按自己要的轨迹走。一波三折,终于很累。选择回家。

      某天晚上哭着跟妈妈说,你为什么不能理解一下,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很不想回家, 可是我想回家努力改变一下家的状态,为什么要无尽的不信任、不满足?妈妈说,你不过是个不懂生活不懂分担不懂爱与关心的冷血的人。事实证明,我不懂爱,彻底。

     杰民告诉我,你要独立,思想与经济。这是父母对你改观的唯一方式。

     所以开始,练习不依赖。

    我不知道,答案在哪里。从七月到九月,那是漫长的炼狱。其实,在我心里,炼狱一直在。

    一袭黑夜。今夜亦是。

     洁发给我条短信,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繁花未开之荼蘼,趁现在还年轻,还可以走很长的路,去看看这个世界。。。菲在客栈看到的这句话,很喜欢,献给我们。

      宿舍的书桌柜旁,满满都是明信片。我知道我要出行,走出黑夜。  

       

评论

© waveqiqi | Powered by LOFTER